当前位置:北京法治资讯网 -> 调查

横店影视业生存状况调查:“不改变 就走不到明天”

时间:2020-05-12 11:22:19

  春生夏长,影视业却还在寒冬。

  两个数字,记录着横店一家影视制作企业主胡进的经营现状——每天一睁眼,就要想方设法落实当日3300多元的开支,但连续3个月来全公司的收入几近为零。

  3个月来,一场疫情把本已遭遇资本退潮的影视业推向了一场事关生存的大考。身处“中国好莱坞”横店,像胡进这样的从业者对行业冷暖有切肤之感。在这里,接不到活的“横漂”、停转的影视制作公司、业务量急剧下滑的上下游产业……每一颗被裹挟其中的“螺丝钉”都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急流更当奋楫。资本与梦想交织的横店正迎难而上,行业主体积极转型谋出路,行业同盟多举扶持共助力,酝酿着深蹲之后强力起跳。好消息也来了,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日前印发指导意见,要求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

  改变,也在这个春天悄然发生。“这次疫情带来的极限施压,犹如一面镜子,清晰照出横店影视公司的长短板。”在横店从事影视项目撮合业务的李江说,横店多数是小型影视公司,它们的最大优势在于灵活,“船小好调头”。

  生存之艰:

  “有活干就是庆幸”

  “热门餐馆不用排队了,路上堵车也没以前严重了。”在当地人看来,这是横店近两三个月来最直接的变化。

  对影视小镇改变感触更多的是“横漂”。“往年,过完正月初五,美术指导就来催促买票返程,进组开工。但今年直到现在,还没接到任何进组消息。”2011年毕业后,刘华(化名)便只身闯荡横店,成了一名影视剧美术设计。在她的记忆中,横店影视城最忙碌的时候,拍摄街道全是人,剧组排着队等着拍戏。

  同样是这座“梦想之城”里的微观存在,影视产业上游的拍摄制作、服装设计类中小企业的生存亦陷入窘境。

  入行17年来,眼下横店的冷清局面,是张全波从未经历过的。今年以来,他的影视服装租赁公司订单量遭遇“腰斩”。“以前,公司服装制作团队一年能接到五六部戏,但今年能有两三部就很乐观了。”张全波依然觉得自己是“幸运儿”,目前大剧组基本按兵不动,能开机的大都是中上成本的自制剧,这正是他的主要客户。

  “所有投资的院线电影现在就不想了。”2018年,张鹏与合作伙伴在横店注册了一家小型影视制片公司,主要制作投资额在300万元至500万元的动作片。按预想,今年元宵节后,张鹏团队会以每两个月制作一部影片的节奏高速运转。如今,这个计划面临搁浅。“我们去年11月开机了一部院线电影,计划今年3月20日杀青。疫情发生后,这部戏直到现在还没完成一半的工作量。”

  无法如期成片,让影视公司失去了“回血”的“粮草”。“在横店当地,一家中等规模的影视公司每月基本开支至少30万元。进项全面停摆的背景下,迫于生存压力,还能撑的公司只能选择裁员降薪,撑不下去的只能被淘汰出局。”从事影视项目撮合业务的李江最近明显感受到了压力。由于今年以来整个影视业行情骤降至冰点,他自己也被降了薪,“降薪的程度,不是‘腰斩’,而是直接砍到‘脚脖子’。”

  横店影视公司的现实困局只是行业全链条图景中的一隅。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2020年以来全国范围内有6817家影视公司注销(注册地址含“横店”的有56家),其中,4189家影院类企业注销(注册地址含“横店”的有2家)。

  “出局的影视公司中,部分企业本身存在高负债率等问题,疫情只是‘催化剂’。这类企业中有的并非破产,而是几家小公司合并成一家公司,大家抱团取暖。”张鹏补充说。

  复工之难:

  “砸几千万可能只换回一个U盘”

  因疫情按下的暂停键,正在逐步复位。

  来自横店影视城的最新数据显示,自2月中旬复工以来,截至5月7日,共有34个剧组开机,40多个剧组已经报备筹备。但据多名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横店复工的剧组以因疫情影响暂停拍摄的为主,新开机的并不多。

  导演、演员、剧组人员大多都在观望。“一个剧组全部人员分布在全国各地,特殊时期把他们召集起来本身就有难度。”据张鹏透露,如果有工作人员是新近来到横店,还需要隔离观察14天。这期间,不仅生活费、检测费需要剧组承担,更重要的是时间成本。

  据“横漂”刘华观察,像她这样在家观望的同行不在少数,其中一些人暂时转行,做起了微商、开了淘宝店,补贴家用。

  “即便是已经开拍的剧组也存在诸多‘身不由己’的情况。”张鹏坦言,在影片的筹备阶段,投资方会与影视公司签署附有3个月期限的合约。一旦无法在此期限内开机,投资方便会撤资离场。再从演员的角度来说,一般制片方会提前三四个月与演员确定档期,因此,已经与剧组签约的演员即便不愿接戏也没退路。

  来自行业下游院线端的寒意也在向上传导。“悬而未决的院线复工时间表,令许多投资人不敢冒险去投拍院线电影。”李江注意到,紧张的现金流之下,目前影视公司整体复工的还是少数。

  拉长时间轴看,经历了2014年、2015年国内票房30%至50%的高速增长之后,2018年以来,在热钱离场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下,影视行业本身已从“蓝海”步入“红海”。

  据一名杭州影视项目投资人回忆,早几年线上视频平台初盛,资本纷纷涌入,一夜之间影视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那时,行业戏称,只要有个剧本大纲就能融到资。但近两年来,随着影视业降温,很多私募早已不考虑影视项目了。”

  “基于对行业不确定性的担忧,投资方愈加保持谨慎态度。”从李江粗略测算的情况来看,80%的网络大电影的投资成本在300万元至800万元,院线电影的投资门槛是1000万元。“投资方也担心万一钱打进来开不了机,造成资金滞压。做实业好歹有些设备,做电影几千万砸下去最后就换回一个U盘。”

  变中求进:

  “‘捕风’只是过渡,电影才是初心”

  面对前所有未的冲击,“想尽办法活下去”成了横店约2000家影视公司的主题词。李江坦言:“对于横店多数小型影视公司而言,不主动改变,结局就是走不到明天。”

  上个月,胡进最终决定放弃手中所有电影项目的制作,把目光瞄准了直播、短视频“新风口”。“我们公司员工有近20个人,现在已经全部转型做短视频和直播。”横店丰富的场景拍摄资源,是他选择这条“新赛道”的立足点。

  张鹏则忙着把手中已有的剧本往网络大电影方向上进行改编。“现在我们主要关注武侠动作类网络大电影,这类题材的影视剧99%的工作都能在横店完成,可以最大限度地节省时间和成本。”

  “船小好调头。”李江认为,这次疫情带来的极限施压,犹如一面镜子,清晰照出横店影视公司的长短板。“不同于北京、上海地区的大型电影公司,它们大多不会自降身价转型做网络电影和直播,它们情愿等,也有资本等。而横店多数是小型影视公司,小公司的优势在于体制灵活,所有的运营决策老板自己说了算。”

  除了“自救”外,社会各界也在多措并举向影视公司们赋能。横店影视城副总经理许晓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停拍以来,横店影视城在收入全无的情况下,对所有剧组停拍期间住宿费半价,有偿的场景、摄影棚费用全免;同时对近2000名群众演员给予每人500元的资助。据统计,疫情防控期间,横店影视城各项对外补贴总计超4000万元。

  5月7日,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家视频网站联合六家影视制作公司发布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也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倡议书强调,加强演职人员在薪酬、排名、待遇等方面的管理,维护行业正常生产秩序。

  政策层面上,4月29日,国家电影局的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上强调,为促进全行业复工复产,要采取更多“新招、实招、管用的招”。尽快出台财税政策的落地细则,鼓励各地因地制宜出台扶持政策,推动形成有利于产业发展的政策环境。

  逆境前行,正是彰显自身肌体韧性、在产业格局中谋求更优位置的最佳时机。对于横店这座已有24年积淀的影视小镇来说,化危为机、借势破局,是使命和责任。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横店影视城相关负责人预计,5月份剧组拍摄情况将全面恢复。

  当被问及转型新业务的时间表时,胡进毫不掩饰自身对电影行当的执著和乐观态度。他表示,打算在短视频和直播方向上尝试半年,尽快带领公司迈过盈亏平衡点。“新业务只是个过渡,危机之后,还是要回到电影主业上。电影事业才是初心和梦想。”

  经历百余天的挣扎与蓄势后,未来正向坚守初心的影视人招手。日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了《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可以采取预约等方式开放影剧院等密闭式娱乐场所。

来源: 上海证券报  作者:   编辑: bj2020
  • 商贸
  • 独家
  • 娱乐
  • 体育
  • 健康
  • 文化
江苏连云港:石梁河沙霸取保后
江苏连云港:石梁河沙霸取保后

新闻出版署:严厉打击记者借新闻采访谋取不正当

保定蠡县首批重点项目集中开工
保定蠡县首批重点项目集中开工

虎门大桥涡振原因公布 专家分析称水马是涡振诱因

中信银行就泄露信息向池子道歉:系员
中信银行就泄露信息向池子道歉:系员

香港名媛追债赵薇老公黄有龙 曝2亿元债款被拖延

旧厂房变身室内“体育公园”
旧厂房变身室内“体育公园”

曝尤文想签若日尼奥 已与切尔西展开谈判

叮当快药首家线上“医保支付”惠民政
叮当快药首家线上“医保支付”惠民政

敬护佑生命健康的护士们:不可替代的力量

关闭110天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迎
关闭110天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迎

中国美术馆5月13日起开放,每日限流500人